SVF 临床前研究

“对来自脂肪组织脂肪和其他成体干细胞的基质血管成分细胞进行机械分离和酶分离”

来源:Aronowitz JA, Lockhart RA, Hakakian CS.Mechanical versus enzymatic isolation of stromal vascular fraction cells from adipose tissue.SpringerPlus 2015;4:713.

摘要:利用蛋白水解酶分解细胞外基质可以显著提高分离过程的效率。通过机械方法分离 SVF 时,虽然也具有同样的安全性、成本低、用时少等优点,但得到的产物含有血液单核细胞的可能性更高,而且含有的祖细胞更少。

“对来自人体脂肪组织和骨髓的多向细胞的比较”

来源:De Ugarte DA, Morizono K, Elbarbary A, et al.Comparison of multi-lineage cells from human adipose tissue and bone marrow.Cells, tissues, organs 2003;174:101-9.

摘要:在这两种细胞制备方法中,已知能够调节干细胞归巢或动员的粘附分子的表达有所不同。ADSC 表达 CD48d(4 整合素,形成带有 CD29 的异二聚体,可产生极迟活化抗原 4,即 VLA-4,这是用于血管细胞粘附分子 1 [VCAM-1]–CD106 配体的主同源配体),而来自骨髓的细胞无此表达。同样,ADSC 表达大量的 CD54(细胞间粘附分子 1 [ICAM-1]),而 BMMSC 只含有这种分子的极少表达。鉴于这些粘附分子与其配体之间的交互在调节干细胞运输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这是一个重要发现。

“与来自骨髓的多潜能基质细胞相比,来自脂肪组织的多潜能基质细胞具有更高的免疫调节能力”

来源:Melief SM, Zwaginga JJ, Fibbe WE, Roelofs H. Adipose tissue-derived multipotent stromal cells have a higher immunomodulatory capacity than their bone marrow-derived counterparts.Stem cells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13;2:455-63.

摘要:细胞因子分泌功能的差异导致来自脂肪的 SVF 比来自骨髓的 MSC 发挥更强的免疫调节作用。因此,更少的来自脂肪的 SVF 即可发挥同等水平的免疫调节作用。在这两种细胞制备方法中,已知能够调节干细胞归巢或动员的粘附分子的表达有所不同。

自体和同种异体

“简评:临床试验中采用的脂肪干细胞疗法的安全性评估:对所报告不良反应的系统性评价”

来源:Toyserkani NM, Jorgensen MG, Tabatabaeifar S, Jensen CH, Sheikh SP, Sorensen JA.Concise Review:A Safety Assessment of Adipose-Derived Cell Therapy in Clinical Trials:A Systematic Review of Reported Adverse Events.Stem cells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17;6:1786-94.

摘要:同种异体的 SVF 的安全性受到了质疑,尤其是在免疫原性方面。大约 19% 到 34% 的患者会产生 HLA I 类抗体,因此会导致接受后续治疗的风险增大。

SVF 细胞成分的特征

“对来自脂肪组织脂肪和其他成体干细胞的基质血管成分细胞进行机械分离和酶分离”

来源:Aronowitz JA, Lockhart RA, Hakakian CS.Mechanical versus enzymatic isolation of stromal vascular fraction cells from adipose tissue.SpringerPlus 2015;4:713.

摘要:利用蛋白水解酶分解细胞外基质可以显著提高分离过程的效率。通过机械方法分离 SVF 时,虽然也具有同样的安全性、成本低、用时少等优点,但得到的产物含有血液单核细胞的可能性更高,而且含有的祖细胞更少。

使用 ICELLATOR® 或 ADIPASE® 的出版物

“使用自动化处理系统从脂肪组织提取物中分离的基质血管成分:临床分析”

来源:Doi K, Tanaka S, Iida H, et al.Stromal vascular fraction isolated from lipo-aspirates using an automated processing system: bench and bed analysis.J Tissue Eng Regen Med 2013;7:864-70.

摘要:通过对抽出的脂肪组织进行酶消化,可以轻松分离包含脂肪干细胞/祖细胞 (ADSC) 的异构 SVF。但在临床应用中,需要按照标准操作程序严格控制技术程序并检验细胞处理条件。因此,我们评估了用于从脂肪组织中分离 SVF 的自动化系统的效率和可靠性。与手动分离方法相比,通过自动化程序分离出的新鲜 SVF 细胞的数量和活性要高很多。

“对用于分离临床级再生用途基质血管成分的术中程序的比较:系统性评价”

来源:van Dongen JA, Tuin AJ, Spiekman M, Jansma J, van der Lei B, Harmsen MC.Comparison of intraoperative procedures for isolation of clinical grade stromal vascular fraction for regenerative purposes: a systematic review.J Tissue Eng Regen Med 2017.

摘要:要在手术中应用来自脂肪组织的 SVF,需要快速、高效地分离脂肪组织。本评价的目的是系统性地评估和比较目前用于对包含细胞外基质的细胞 SVF (cSVF) 和组织 SVF (tSVF) 进行术中分离的程序。但大多数术中分离程序花费的时间都比非术中控制组要少。术中分离程序花费的时间比具有类似细胞产量、细胞活性和 SVF 成分的非术中控制组要少,因此更适合临床应用。不过,所有的术中分离程序都不能用作首选的 SVF 分离程序。

“现场即测脂肪基质血管成分细胞分离和膨体聚四氟乙烯人造血管铺植”

来源:Stuart K. Williams, PhD, Marvin E. Morris, MD, Paul E. Kosnik, PhD, Kevin D. Lye, MD, Gary D. Gentzkow, MD, Charles B. Ross, MD, Amit J. Dwevidi, MD, and Leigh B. Kleinert.Point-of-Care Adipose-Derived Stromal Vascular Fraction Cell Isolation and Expanded Polytetrafluoroethylene Graft Sodding.TISSUE ENGINEERING:Part C Vol. 23, Number 8, 2017.

摘要:目前正在针对多种临床应用评估来自脂肪的 SVF 细胞群体。这项研究评估了一种现场即测技术——用于自动分离脂肪 SVF 细胞的 Tissue Genesis ‘‘TGI 1000’’ 细胞分离系统。这些来自脂肪的 SVF 细胞将用于在手术室中构造组织工程人造血管。结论是,‘‘TGI 1000’’ 提供了足够多的细胞,可供在手术室中执行术中人造血管铺植。

有关 Tissue Genesis 临床出版物的详细信息,请转到:

https://okyanos.com/cell-therapy-clinical-research/